-“是。”

“現在聽到這些,確實有點像,你有冇有證據,證明你不是呢?”

“冇有。”霍靖霆揚起頭,看向外麵。

“那可怎麼辦,能查到是誰嗎。”

“現在還不確定,不過,不管是誰,他總會說出他真實的目的的,你放心。”

霍靖霆將東西扔到了一邊去,卻在這時看到,下麵出現了一張紙條。

用血寫成的紙條,上麵寫著,“認罪伏法吧。”

顧戰擎皺眉,“真是的,也不說到底是要乾什麼,而且,他現在是誰,我們都不知道,敵暗我明,很難搞。”

霍靖霆眯著眼睛,“我猜測到了一個人,但是,不能確定。”

“誰......”

“算了,等我查出來了再說,好了,先過年去吧。”

“你......你還有心思過年。”

顧戰擎算是服了。

半夜,熬過了守歲的時間,兩個孩子都混混沉沉的睡著了。

沈熙咬唇看著兩個孩子,又看看一直在看著電話的徐桐。

終於,徐桐的電話響了起來。

沈熙笑道,“是顧戰擎吧,你去接吧。”

徐桐彆扭了一下,才道,“我,我就去看看他想乾嘛。”

然後人屁顛屁顛的跑到了後麵接電話去了。

沈熙想,這回兩個人是要和好了吧。

她也覺得累的很,便去睡覺去了。

次日,醒來,卻不見徐桐在。

她還在奇怪,忽然看到後麵,有人送來了一份禮物。

沈熙愣了愣,打開了禮品的盒子,那是兩個大紅包。

一個是給小魚的,一個是給霍襲的。

沈熙拿起了紅包來,看到下麵還一個,上麵寫著,“給你肚子裡的孩子,如果是男孩,我希望他叫霍黎,如果是女孩,希望她叫霍苡。”

是霍靖霆送來的。

她肚子裡的孩子,他承認了?他願意留下了

沈熙摸了摸自己還不太顯懷的肚子,不由的在心裡想。

這時......

顧戰擎竟然給自己打來了電話。

沈熙接了起來,“怎麼了?”

“熙熙,我跟桐桐......分手了,你回頭好好安慰安慰她吧。”

沈熙吃驚的道,“怎麼這樣,大年初一的,你們也太......昨天不是好好的,你們打電話吵架了?”

“是,也許我們冇緣分吧,總之,你看好了桐桐吧。”

說完,他便掛了電話。

沈熙心裡一堵。

然後,她趕緊給徐桐打了過去。

徐桐很快接了電話。

“熙熙......”

叫了一聲,她終於哭了起來。

沈熙隻那麼靜靜的聽著她哭著,哭完了,沈熙才問她,人在哪裡。

她在外麵一個人哭了半天了。

沈熙接她回來的時候,她滿臉都是淚痕。

他們其實冇有吵太多,比起過去吵的似乎還要差一點。

徐桐道,“我就是想要他一個態度而已,他卻不願意低頭,算了吧,我當時忽然想,還是算了吧,我吵累了。”

沈熙隻能抱住她,道,“一晚上冇睡吧,快去睡覺去吧。”

沈熙看著她進去了,卻看到,自己竟然有一個拜年簡訊。

上麵寫的是:“殺人犯,你們新年快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