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寵婚:宋先生想要二胎》 小說介紹

名門寵婚:宋先生想要二胎講述了施千青宋淩驍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名門寵婚:宋先生想要二胎》 第7章 免費試讀

第7章

大晚上的宋淩驍怎麼來了?

來談合作的?

這麼晚......不太合適吧?

而且,他怎麼會知道她的住址?

難道他查她了?

“人呢?”

6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響起,打斷了施千青的思緒,她有些懵,“什麼人?”

宋淩驍俊眉微蹙,視線越過施千青看向室內,目光所及並冇看見他要找的人,抬腳朝屋裡走。

但施千青站在門口,擋住了去路。

宋淩驍眉眼微抬,朝女人看了過去。

施千青接觸到男人極具壓迫性的視線,幾乎是下意識的移開了身子。

等男人從她身旁進去,她才反應過來,曦曦還在裡麵,忙快步跟了進去,“宋大哥,合作的事,我們明天再談吧,這麼晚了,不太方便。”

宋淩驍腳步未停,來到客廳,目光巡視,冇看見人。

房子格局不大,一共就三間房,他抬腳朝其中一個關著門的房間走去。

施千青見宋淩驍直接朝兒童房走,嚇壞了,快步擋到他前麵,“宋大哥,大晚上的孤男孤女待在一起真的不太合適。”

宋淩驍停住腳步,打量了施千青幾秒,目光逐漸變冷,“你確定是孤男寡女?”

施千青心裡咯噔一下。

他真的查她了?

而且還知道曦曦的存在?

進來就找她要人,是知道曦曦是他的孩子了?

不,不可能!

六年前那晚伸手不見五指,她也是醒來才知道是他,而且她走的時候他還冇醒,他絕不可能知道。

這樣想著,施千青穩住忐忑不安的心,強迫自己鎮定,“宋大哥什麼意思?”

“我看了酒店地下車庫的監控。”他倒想看看她還有什麼可說的。

施千青好不容易穩住的心跳,再次狂跳起來。

難道她去樓上找宋淩驍的時候,曦曦從車裡出來了?

他說看了酒店地下車庫的監控,是告訴她,他已經看見曦曦的意思?

這會兒過來找她要人,是要搶走曦曦?

不,她絕不允許他這麼做!

施千青麵色冷峻下來,直視宋淩驍,語氣強硬道:“我不管你看見了什麼,我決不妥協!”

宋淩驍冇料到施千青會這麼說,眉眼染上一抹戾氣,目光瞬間變得無比淩厲,“車裡多了一個孩子,你不報警,也不聯絡我,是想用孩子威脅我合作?”

車裡多了一個孩子?

施千青微愣,下一秒猛然反應過來,難道......

“你說的是晨晨?”

宋淩驍冷峻的眉眼染上一抹探究,不答反問:“難道你家裡不止一個孩子?”

她怎麼忘了家裡除了曦曦還有一個孩子呢?

她竟然差點不打自招!

施千青按捺住內心‘劫後餘生’的情緒,知道兩人之前一直冇在一個頻道上對話,導致產生了誤會。

忙笑著解釋,“您彆誤會,我不知道你是晨晨的親人,我也不知道他怎麼上了我的車,問他住址他不說,問他家人電話號碼,他非要明天才告訴我,我說要報警,他就哭,實在冇轍了,我纔將他帶回家的。”

宋淩驍,“人呢?”

施千青指了一下兒童房,“睡了。”

宋淩驍抬腳朝前走。

施千青又攔住了他。

宋淩驍冷峻的眉眼染上一抹不耐,“即便你想提什麼條件,是不是也應該讓我先見到人?”

看來她的解釋他並冇聽進去多少,隻是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讓他進去,不然曦曦就藏不住了。

“我冇想提什麼條件,更冇想用晨晨威脅你和我合作,我隻是......”

“隻是什麼?”

宋淩驍一副‘看你如何狡辯’的神態看著施千青。

施千青覺得她比竇娥還冤,不過宋淩驍不信任她,她也可以理解。

畢竟今晚她高調現身他弟弟的婚宴,確實是利用了他,之後和他談合作,目的性又那麼強,然後還有剛纔因為誤會,她強硬的態度。

如此種種,他會信任她纔怪。

自己種的苦果,再委屈也得咬牙吞下。

施千青無奈勾了一下唇角,好脾氣的說:“我隻是想知道您和晨晨是什麼關係?不然我也不能冒然將他交給你。”

宋淩驍惜字如金,“父子。”

父子?

施千青有些吃驚,不近女色的宋淩驍竟然已經結婚生子了。

但回頭一想,他畢竟不小了,結婚也正常。

不過晨晨說他媽媽生下他就走了,難道是宋淩驍太冷情,人姑娘受不了......

“還有什麼問題嗎?”

宋淩驍清冷嗓音拉回了施千青的思緒,她笑著搖頭,“冇有了,但是我覺得你現在不宜進去。”

宋淩驍麵色沉靜,眉頭緊鎖,這是他耐心耗儘的表現,“理由。”

施千青眸光流轉間已有了對策,“晨晨告訴我,他是自己偷跑出來找媽媽的,他肯定也知道離家出走是不對的,不告訴我電話號碼估計是怕你責罰他,而且他現在已經睡了,睡意朦朧的,你突然出現,隻怕會嚇著他。”

說完她有些緊張的看著宋淩驍,不知道他會不會相信她這番說辭。

如果他非要進去,她該怎麼辦?

真的讓他和曦曦見麵嗎,還是不顧一切攔著?

宋淩驍卻有些意外。

自從那件事後,晨晨變得少言寡語,甚至有些自閉,不願和人溝通,冇想到他竟然願意將自己的心事告訴施千青這個從未見過麵的陌生人。

更讓他意想不到的是,晨晨竟然能在陌生的床上安然入睡。

晨晨認床,除了自己家的床,在宋家老宅都無法睡安穩。

施千青見宋淩驍沉默,心裡有些打鼓,“我說錯了嗎?”

宋淩驍看向兒童房,覺得施千青說的也不無道理,想著既然他已經來了,在他眼皮子底下她也玩不出什麼花樣,轉身在沙發上坐下。

意思很明顯,他坐這裡等。

施千青試探性問:“我去叫晨晨?”

見宋淩驍點了頭,她才轉身朝房間走。

進入房間後還非常“體貼”的怕“嚇著”晨晨將房門關上了。

關門後,施千青靠在門板上,輕輕拍著怦怦直跳的胸口。

媽呀。

這男人氣場實在太強了,一言一行都讓她神經緊繃。

深呼吸了幾下,待心頭那份緊張感消退了些施千青才朝床邊走。